魏徵先生麻辣網

關於部落格
非劍集
舌橋集
子見集
今世奇緣
二月河與康雍乾
在野狂想曲
  • 63247

    累積人氣

  • 2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場空前絕後的追思會!

【最難忘有緣人】
朱正明後記—溫習!
魏徵先生
寫完寄出「一場空前絕後的追思會!」後,才知道顏副局長也在新聞局網站寫了一篇「永遠的朱大爺」,趕緊找來細看,才知道顏副局長是把他初入新聞局、見到朱正明,以及與朱正明日夕相處共事多年,仔細觀察到的「一輩子為別人活,一輩子為公務忙」的朱正明這個超級公務員,用三千字做了深刻、詳盡而平實的刻劃,算他的「正史」應不為過。
電話向顏副局長致謝時,卻意外得到一個我認為很「珍貴」的小故事,可以為我寫的「台北奇人朱正明」做一個有力的側面註解。同時也區分了顏副局長和我寫朱正明這個人的截然不同—我寫的是人們感覺到的、外觀的朱正明,而顏副座寫的卻是更真實的,原來「朱大爺」是那樣做的!
比如說,我一直以為朱正明的記憶力好是「天縱英明」,使他無論什麼人、什麼事都過目不忘,但顏副座說,他常常看到朱大爺晚上一個人在辦公室裡整理他的一大堆名片夾,而且整理起來要花很多時間,因為名片實在太多!
有一次他忍不住好奇就問朱大爺,是不是要找什麼人的資料找不到?也許他手邊可以很快的找出來。但朱大爺說,不是的,他是在「溫習」功課,溫習老朋友的資料。
他說,老朋友許久不見,有時候都會忘記,所以要找名片出來,看看這個人的名字,想想這個人的樣子,想想跟這個人有關的一些事情,「溫習」一下,就清楚地記下來了,一大堆的名片就像一大群的老朋友一樣,經常「溫習」一下,就像老朋友常常見個面一樣……。朱正明是不是奇人?有誰能像他一樣關懷新聞界朋友還常常拿出來「溫習」的?
 
 
 
一場空前絕後的追思會!
魏徵先生
一定不會有人異議!這絕對是一場空前的、也是絕後的追思會,主角朱正明並未缺席,禮堂正中那張出自攝影名記者楊永智手筆的朱正明彩色照傳神極了,活像「朱大爺」又在用他鏗鏘有力談笑風生的奉化官話在開講打哈哈!
懷親廳外是車水馬龍門庭若市的場面,人並不太多,只不過幾百人千把人吧?可是其中大部份都是深居簡出,一年半載難得出門,甚至廿年、卅年在台北好像絕跡了似的沒人見到過的新聞界老前輩、老老前輩,「資深媒體人」的祖師爺、太祖師爺輩的,全都不知從哪冒出來啦!
禮堂進不去,外面的老朋友見了面都像被膠水黏在一起似的,圍繞著朱正明的故事,和朱正明的醃大蒜、醃蕎頭、節節菜、辣椒蝦皮子和蒜苔、韮菜苔聊個沒完!
空前而且也絕後的是,誰曾見過了政府機關,為了一個退休廿五年的老人,成立「治喪委員會」,全力替他包辦後事?朱正明孑然一身,悄然離世以後,不但沒什麼「未亡人」和孝子賢孫,甚至連一個「親友」都沒有,但是行政院新聞局這些從沒見過這位老長官的,連絡一些早就離職退休的新聞局老人,四處連絡打電話「大家告訴大家」,「朱正明走了,八月一日下午二時卅分公祭」,這才喚醒了新聞界的老哥兒們都來送這老友一程。
新聞界老朋友來得最整齊的,就是攝影記者聯誼會的老人了,他們平常冷冷的,揹著相機衝來衝去的,參加過的婚喪喜慶可真不少,但是像這樣出自一份感情、一份懷念真正來「送行」的,八成都還是第一次,就在去年,他們還和朱正明聚餐,替他過九十歲的生日,還拍了一小段影片在網路上流傳著,歡聲笑語猶在耳際,說走就走了!
朱正明在老官邸被稱為「朱燈光」,凡「胡照相」胡崇賢或任何攝影人員要幫老總統照相攝影,一定要「朱燈光」來打燈才能成功,所以「朱燈光」與攝影記者特別有緣,幫忙最多。「蔣院長」時代,安全人員對攝影記者器材檢查等諸多限制,也都是朱正明主張「大家都是混飯吃,要互相尊重,客氣一點」。
既然沒有家人親友,連「家祭」也自然免了,從頭到尾就是「公祭」。雖然只是個「朱故專門委員」,但這治喪委員會倒還是冠蓋雲集的,前後任「新聞局長」掛名的就有錢復、丁懋時、張京育,以及未掛名的宋楚瑜和沒見過朱正明的現任局長主任委員楊永明。副局長們就更多了。
新聞界裡凡是當過社長的、總經理的,各依官職高低列為副主任委員,其他主任、經理級的則列為「委員」,總共有六十多人,都坐進懷親廳就坐滿了。幸而大家都在外面舉行「追思會」,真正坐在裡面而且認真坐到底的,似乎只有宋楚瑜、葉建麗、伊夢蘭、洪縉曾等幾人,還有個朱正明的「關門弟子」。
所有幫正明辦後事的人中,惟一真正和他「共事」過的是副局長顏榮昌,有段時間國內處就是他們兩人為新聞界服務,「科長」朱正明,科員顏榮昌,所以顏榮昌義不容辭的忙著幫「老長官」打理一切,並且不住感恩、謝謝新聞界老朋友們對老長官的關懷和情義。
另一位就是打了無數電話連絡、打聽誰和朱正明相識,誰可能吃過朱正明的醃蒜、醃蒜苔、節節菜,一定很懷念並想知道朱正明近況的人,她就是「陳曼君」,朱正明走了以後才被老友塞給他,但他一定覺得「深得我心」的「關門弟子」--朱正明一生給無數人演講、說法、上課過,卻從來沒有過一個「及門弟子」或「受業弟子」,怎麼來了個「關門弟子」?
但他一定「深得我心」的原因是,陳曼君不但認得這位新聞局的老前輩,而且還有很多接觸往來,接受他許多的指導和幫助,是很難得的忘年之交,但怎麼也沒有想到。「朱大爺」的後事她還能幫上了忙,盡了一分心,也從眾人對朱正明的懷念故事中,更加了解令人難忘的「朱大爺」!
通常像朱正明這樣連家人親戚都完全沒有,但卻有「治喪委員會」為他辦後事的,在公祭現場都不太會有人送奠儀,但是朱正明公祭那天,卻收到奠儀多達卅二萬九千八百多元,其中包括宋楚瑜承諾喪葬費如果不夠,需要多少由他全部負責,但顏榮昌告訴他辦公室楊主任請宋拿兩萬奠儀好了。另外還有前新生報記者及前期交所董事長葉先生贈奠儀一萬元。打平喪喪開支約十六萬元後,還有大約十六萬元節餘,顏榮昌和新聞局同仁還慎重其事的,訂於八月九日下午舉行結束會議,商議如何把那些錢用於朱正明一輩子關心的公益事業。為朱大爺寫下最完美的一筆。
【最難忘
有緣人】
一場空前絕後的追思會!
魏徵先生
一定不會有人異議!這絕對是一場空前的、也是絕後的追思會,主角朱正明並未缺席,禮堂正中那張出自攝影名記者楊永智手筆的朱正明彩色照傳神極了,活像「朱大爺」又在用他鏗鏘有力談笑風生的奉化官話在開講打哈哈!
懷親廳外是車水馬龍門庭若市的場面,人並不太多,只不過幾百人千把人吧?可是其中大部份都是深居簡出,一年半載難得出門,甚至廿年、卅年在台北好像絕跡了似的沒人見到過的新聞界老前輩、老老前輩,「資深媒體人」的祖師爺、太祖師爺輩的,全都不知從哪冒出來啦!
禮堂進不去,外面的老朋友見了面都像被膠水黏在一起似的,圍繞著朱正明的故事,和朱正明的醃大蒜、醃蕎頭、節節菜、辣椒蝦皮子和蒜苔、韮菜苔聊個沒完!
空前而且也絕後的是,誰曾見過了政府機關,為了一個退休廿五年的老人,成立「治喪委員會」,全力替他包辦後事?朱正明孑然一身,悄然離世以後,不但沒什麼「未亡人」和孝子賢孫,甚至連一個「親友」都沒有,但是行政院新聞局這些從沒見過這位老長官的,連絡一些早就離職退休的新聞局老人,四處連絡打電話「大家告訴大家」,「朱正明走了,八月一日下午二時卅分公祭」,這才喚醒了新聞界的老哥兒們都來送這老友一程。
新聞界老朋友來得最整齊的,就是攝影記者聯誼會的老人了,他們平常冷冷的,揹著相機衝來衝去的,參加過的婚喪喜慶可真不少,但是像這樣出自一份感情、一份懷念真正來「送行」的,八成都還是第一次,就在去年,他們還和朱正明聚餐,替他過九十歲的生日,還拍了一小段影片在網路上流傳著,歡聲笑語猶在耳際,說走就走了!
朱正明在老官邸被稱為「朱燈光」,凡「胡照相」胡崇賢或任何攝影人員要幫老總統照相攝影,一定要「朱燈光」來打燈才能成功,所以「朱燈光」與攝影記者特別有緣,幫忙最多。「蔣院長」時代,安全人員對攝影記者器材檢查等諸多限制,也都是朱正明主張「大家都是混飯吃,要互相尊重,客氣一點」。
既然沒有家人親友,連「家祭」也自然免了,從頭到尾就是「公祭」。雖然只是個「朱故專門委員」,但這治喪委員會倒還是冠蓋雲集的,前後任「新聞局長」掛名的就有錢復、丁懋時、張京育,以及未掛名的宋楚瑜和沒見過朱正明的現任局長主任委員楊永明。副局長們就更多了。
新聞界裡凡是當過社長的、總經理的,各依官職高低列為副主任委員,其他主任、經理級的則列為「委員」,總共有六十多人,都坐進懷親廳就坐滿了。幸而大家都在外面舉行「追思會」,真正坐在裡面而且認真坐到底的,似乎只有宋楚瑜葉建麗、伊夢蘭洪縉曾等幾人,還有個朱正明的「關門弟子」。
所有幫正明辦後事的人中,惟一真正和他「共事」過的是副局長顏榮昌,有段時間國內處就是他們兩人為新聞界服務,「科長」朱正明,科員顏榮昌,所以顏榮昌義不容辭的忙著幫「老長官」打理一切,並且不住感恩、謝謝新聞界老朋友們對老長官的關懷和情義。
另一位就是打了無數電話連絡、打聽誰和朱正明相識,誰可能吃過朱正明的醃蒜、醃蒜苔、節節菜,一定很懷念並想知道朱正明近況的人,她就是「陳曼君」,朱正明走了以後才被老友塞給他,但他一定覺得「深得我心」的「關門弟子」--朱正明一生給無數人演講、說法、上課過,卻從來沒有過一個「及門弟子」或「受業弟子」,怎麼來了個「關門弟子」?
但他一定「深得我心」的原因是,陳曼君不但認得這位新聞局的老前輩,而且還有很多接觸往來,接受他許多的指導和幫助,是很難得的忘年之交,但怎麼也沒有想到。「朱大爺」的後事她還能幫上了忙,盡了一分心,也從眾人對朱正明的懷念故事中,更加了解令人難忘的「朱大爺」!
通常像朱正明這樣連家人親戚都完全沒有,但卻有「治喪委員會」為他辦後事的,在公祭現場都不太會有人送奠儀,但是朱正明公祭那天,卻收到奠儀多達卅二萬九千八百多元,其中包括宋楚瑜承諾喪葬費如果不夠,需要多少由他全部負責,但顏榮昌告訴他辦公室楊主任請宋拿兩萬奠儀好了。另外還有前新生報記者及前期交所董事長葉先生贈奠儀一萬元。打平喪喪開支約十六萬元後,還有大約十六萬元節餘,顏榮昌和新聞局同仁還慎重其事的,訂於八月九日下午舉行結束會議,商議如何把那些錢用於朱正明一輩子關心的公益事業。為朱大爺寫下最完美的一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