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徵先生麻辣網

關於部落格
非劍集
舌橋集
子見集
今世奇緣
二月河與康雍乾
在野狂想曲
  • 63247

    累積人氣

  • 2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代報人成舍我!

一代報人成舍我!

                           魏徵先生

  成舍我這名字你聽過嗎?見過嗎?知道他是何方神聖嗎?知道他是中國人中最偉大的新聞記者,而且是那種書上寫的,「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經典的新聞記者,且是空前絕後惟一的嗎?

  「世新」就是半個多世紀前,他在木柵景尾溪畔赤手空拳、胼手胝足、蓽路藍縷的創建起來的,他為中國人的現代新聞事業培育了無數的天才,但是成舍我是怎樣的一個人?到底有什麼偉大處?恐怕連現在的「世新人」已不甚了了啦!

             ‧五十年前,初聞大名!

  第一次「成舍我」這大名如雷灌耳是五十多年前的事,那時候省立基隆中學有位國文老師提到,北平有個不怕死的新聞記者,據實報導,秉筆直書,既不要錢,也不要命,到處都有人對他恨之入骨,想要殺他,但也到處有人知他正直、憐他膽識,覺得他死了可惜,而及時搶救!

  他在民國初年軍閥時代的北平新聞界,從一個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小記者,闖盪軍閥林立如同蠻荒叢林般的新聞界,居然能夠履險如夷的生存下來,而且先後創辦了「世界晚報」、「世界日報」,甚至後來還創辦了「北平世界新聞學校」,到台灣後更創辦了「世新大學」前身的「世界新聞專科學校」,為中國現代新聞事業培養了無數的專業人才,實在不能不說奇蹟和傳奇!

  他是怎麼會走上這條一生不變的不歸路,而成為中國一代偉大報人和新聞教育大師的?直到有緣進入「世新」,受業門下,才逐漸了解來龍去脈!

               ‧家逢巨變,「記」轉乾坤!

  畢業以後在創辦校友會時期,曾經極想好好為老校長做「口述歷史」的工作,並且已經有了開始,還請名攝影家陳宏在為他拍攝系列生活照時,給老校長和我在花園新城客廳對談時,留下一張談話的照片,而那次談的主題,就是他怎麼會走上「新聞記者」這條不歸路的?

  成舍我先生的父親心白公,曾經是一個縣衙門的「典史」,舍老形容這是一個「九品佐雜」的小吏,職責是管理監獄裡的人犯,但是在他任內,監獄犯人發生越獄事件,心白公在犯人越獄時,拼命捉住其中一人不放,甚至被犯人手上械具打得頭破血流,本來應該算是盡忠職守因公受傷的。

  但是,如果算是越獄、「暴獄」事件,心白公無過而有功,縣太爺卻就責任重大要受處分了,於是他把心一橫,往上呈報是「逃獄」事件,縣太爺沒事,心白公卻莫名其妙的「有功無賞」還負起全責,砸破飯碗被革職查辦了。遭此巨變,一家人陷入愁雲慘霧,十歲的舍我先生陪著父親到處奔走求告,終於在安慶遇到記者方石蓀先生,在上海神州日報詳細的報導了心白先生「盡忠職守卻被誣革職」的冤情,扭轉乾坤,立獲平反!在舍我先生幼小的心靈中,當然產生了爆炸性的影響,覺得新聞記者的一支筆真是太神奇、太偉大了。

  因此他就向方石蓀先生請求教他寫新聞、做記者,先後替「民碞報」寫文章、當校對,進「民國日報」編副刊、要聞。其間並曾加入青年軍,袁世凱稱帝時又回到安慶進行討袁運動被捕下獄幾天後逃出。直到民國七年由陳獨秀安排往北京考入北大預科國文門,並由李大釗介紹入「益世報」工作,編寫及校看大樣一手包辦,五四運動後任總編輯專寫社論,一時聲名大噪、嶄露頭角!

             ‧青年創辦「世界報系」!

  中國人辦新聞事業最先喊出成立幾報幾刊「報系」的,是在台灣時期的聯合報系和中國時報系,以及後來硬撐場面的某晚報系。其中最具體而有完整規模的是聯合報系的聯合報、經濟日報、民生報、聯合月刊、聯合文學以及海外的世界日報、歐洲日報、泰國的世界日報等等。

  但是在民國初年的北京,雖然還沒有美國式的「報系」名稱,也沒有財力雄厚的報業「集團」支持,一個二十出頭的小夥子,就憑著他對新聞工作、新聞事業的理想狂熱,和少年時代十多年的新聞經驗,舍我先生就以兩百元的資本,創辦了他的第一份報紙「世界晚報」,並且以立場堅定、言論公正、不畏強暴、不受津貼及消息靈確而異軍突起!邁出他建立「世界報系」或「世界報業集團」的成功第一步!

  不問可知的是:「世界晚報」是他自己跑新聞、寫社論、 編報紙、還一手經營,從一開始就是個全能的新聞人。

  後來他又在北平辦「世界日報」還自辦印刷所,又在南京辦小型報「民生報」,在上海創辦另一個一鳴驚人的小型報「立報」,上海淪陷後又在香港出版「立報」,抗戰時期在重慶復刊「世界日報」,他的報業隨著國運幾乎是「四處開花」!

  不但辦報,他還在北平創辦「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在桂林創辦「桂林世界新聞專科學校」,為中國新聞事業培養「德智兼修、手腦並用」的現代、健全新聞人才,訓用合一,產學連貫,比台灣的所有「報系」更先進、更超越、更完備!

             ‧軍閥槍下,九死一生!

  也就因為他在北平辦「世界晚報」和「世界日報」太正直了,太堅定了,不但不畏強暴,居然還敢「不受津貼」,那就是「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 威武不能屈」,「寧鳴而死、毋默而生」,「想說話」,卻只想說人民的話,剛好與當時「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不聽話就「斃了你」的軍閥氣焰針鋒相對!

  尤其是直奉戰爭時期氣焰最盛的奉系軍閥張宗昌,君臨北平以後,因百姓厭惡軍閥,報紙諸多批評,張宗昌認為不殺雞儆猴無以立威,因此進城不到十天就捕殺了「京報」社長邵飄萍,緊接著又槍斃了「社會日報」社長林白水,第二天又逮捕了「世界日報」的成舍我,半夜裡三輛憲兵卡車押他到憲兵隊。

  邵飄萍和林白水是憲兵司令王琦事先就接到命令「抓到就直接槍斃」的,所以直接車奔刑場槍斃了事。而舍我先生則手續上還要等張宗昌交待一聲再槍斃,而那天剛好張宗昌娶第十幾房小老婆,王琦不便打擾大帥喜事,耽擱一晚上第二天再槍斃,但就這一夜,「世界日報」同仁及友人回去設法營救,讓一位也是軍閥而地位尊崇的孫慕韓(寶琦)知道了,一大早到張宗昌帥府坐等,力陳成舍我並無取死之道,終於得到張宗昌同意,以一張大名片上書:「茲送上成舍我一名,請查收」由副官送給孫慕老,而孫慕老也回以:「茲收到成舍我一名,謝謝」!舍我先生逃得一命一度暫離北京。

  等到北伐成功,張宗昌也失勢了,舍我先生回到北京繼續辦報,經常在晚報工作後到「來今雨軒」喝茶,有次碰到張宗昌朋友邀坐,張提起往事直說抱歉,舍我先生笑問「你還想再補我一槍嗎」?這就是他「三次值得追憶的笑」中第一笑!

            ‧汪偽漢奸,激「成名言」!

  民國廿三年舍我先生的南京「民生報」,揭發了一個汪精衛親信,行政院政務處長彭學沛建築行政院官署的重大貪污舞弊案,轟動全國,震動社會,汪精衛更認為打狗都不看主人,對他是極大的「冒犯」,立刻下令將「民生報」封門,並且將成舍我逮捕下獄達四十天!出獄後不但不許「民生報」復刊,甚至明令「成舍我永遠不得在南京辦報」!比軍閥更惡霸!

  汪精衛在舍我先生出獄後,曾經請中間人斡旋示意:只要成舍我願意向他低頭,則一切不難和解。中間人並且曉以大「益」道:「他是行政院長,你只是個新聞記者,你和他硬碰,根本是雞蛋碰鐵球,非要頭破血流不可」!

  但是舍我先生硬碰回去:「我的看法剛好和你恰恰相反!我相信我和汪碰,最後勝利必屬於我!因為,我可以做一輩子新聞記者,汪不可能做一輩子行政院長」!名言一!

  舍我先生的上海「立報」和北平「世界日報」當時始終高喊兩個口號,就是「對外堅決抵抗強敵,對內徹底肅清貪污」,這兩個口號剛好是與汪精衛的對日主張妥協,對內賄賂公行是恰恰相反的,所以被汪視為「大逆不道」必欲斬草除根而後快!幸而他不久後遇刺下台種種惡毒計劃未能如願!

        ‧從「不壽」到  九一再「立」!

  在全世界所有國家的新聞人中,絕對沒有任何人是可以超越舍我先生那些「世界紀錄」的;他才十幾歲就參加報紙的採訪、寫作、編輯、經營,二十歲就當報社的主筆和總編輯,不到三十歲就自己辦報,會不會是「小時了了」太早發了?當時曾經有個「傾動京華」的大相士替他算過命!

  這個大相士斷言成舍我雖然出類拔萃表現優異,可惜注定「不壽」,將來活不過五十歲。舍我先生根本不以為意,等到他在台灣過六十歲生日的時候,他作自壽詩一首,由他畢生至友程滄波書寫裱框掛在花園新城寓所客廳:

  「誰言脩短真前定?不壽居然到六旬!

   垂暮天心憐夕照,思歸鄉夢憶秋蓴。

   半生苦辣酸甜味,萬里東西南北人。

   壯業早隨烽火逝,王師何日靖胡塵?」

  不但活到了六十歲,他還在將近六十歲的時候,蓽路藍褸,胼手胝足,在木柵溝子口創辦了台灣的「世界新聞專科學校」,當時就有朋友笑他,這樣的年齡創辦學校百年樹人,能有把握看到一屆畢業生否?誰知道他信心十足勇往直前的竟看到幾十屆畢業生!

  不僅看到幾十屆學生畢業,實現了他「需要一萬名新聞幹部回大陸」的壯志、夙願,更加空前絕後的是,他還在又活了三十年,等到九十一歲的時候,政府開放「報禁」,他連一秒鐘都不必考慮,就決定在台灣創辦「立報」──世界上有九十歲真刀真槍自己創辦報紙的「金氏紀錄」嗎?

  不是只有創辦而已,他甚至還從「立報」的採訪、編輯、社論、校對、廣告、發行,事必躬親的全程參與緊迫釘人!

  不僅如此,他還像個年輕的狂熱的創業者一樣,天天工作到三更半夜直到報紙印出來才回家小作休息!

           ‧錙銖必較,電腦鐵算!

  對於所有不曾接近或只聽說過成舍我這個人的,對舍我先生的第一個「刻板印象」就是說他是「有名的小氣財神」,然後會煞有介事地細數一些他的「小氣」甚至苛刻的笑話故事,例如說他在北平世界新聞學校的學生夏承楹(何凡)在世界日報期間,如果在新聞方面有什麼特出表現,貼布告說要發給他新聞獎金幾塊錢,但是還沒等獎金發下去,幾天內又會找個理由吹毛求疵的罰扣他幾塊錢回來,把獎金「抵銷」,兩不相欠,誰也不用給誰了。

  「世新」和「小世界」及後來的「台灣立報」裡跟舍我先生共事、「打拼」過的人,其實最了解老先生這一輩子的勤儉成性、一錢如命甚至錙銖必較的老習慣,洗手檯上放塊肥皂,但絕對共是半塊或一小塊。學校職員要領用原子筆,但你一定要帶用完的空筆桿去換。你有事要打個電話出去,但是必須先登記,打給誰?什麼事?是不是必要的公事?「小世界」的記者要出去採訪,有公共汽車票可領,但你要有紀錄。總而言之,他把花錢的事管得滴水不漏,用台語俗諺說,就是「一仙錢打二十四個結」!要不怎麼會成為身價幾十億的財神的。就是「大富由命,小富由儉」嘛!

  他管報社、管學校,甚至管家用,一律都是錙銖必較,該省的絕對要省絕不浪費,管別人如此,自奉同樣儉省到極點,穿得儉樸,吃得簡單,最怕每年生日人家請他吃大餐,總認為是「腸胃的災難」,可是每年校友合請他吃飯為他暖壽,他總是馬上回請,不欠人什麼。

  世新的教授和教職員薪水,據說是所有私立大專院校中最低的,但卻最準時最可靠,到了發薪的日子學校沒錢,他曾有過把座車賣掉發薪水然後走路到學校的紀錄!

            ‧新聞教育,大放異采!

  余我先生一生只有簡單的兩大「事業」,剛好可以在台灣和在大陸劃分為兩個階段、兩大部份,時間是以一九四九年大陸淪陷,他從香港遷台為分水嶺。在大陸時期,他以辦報做新聞事業為主,但也很早就注意到「新聞教育」,民國廿一年就創辦了「北平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報紙刊物則遍布北平、南京、上海、重慶、桂林、香港。

  但在三十八年中共查封了北平「世界日報」,他從香港來台以後,受環境所限無法正式辦報,他只有把重點放在新聞教育上,經政界舊友幫忙買下木柵溝子口世新大學校址。

  雖然創校之初蓽路藍褸備極艱辛,但是「世新」辦得有模有樣有聲有色!尤其在師資方面,不僅是當時新聞院系無法比擬的,甚至在所有大專院校中也是毫不遜色的!主要原因是,舍我先生在大陸辦報時做人做事留下的風範口碑,使他交到許多可靠可信有力的朋友,在他辦學時,不僅多方協助,還願來校任教,形成鑽石陣容的師資。

  僅就作者記憶所及,當時世新的教授群,政治學有蔣勻田、廖競存,國文有王怡之、潘琦君、李爾康,法學概論有阮毅成、凃懷瀅,中國近代史有沈雲龍,世界近代史和思想自由史有胡秋原,新聞學有王洪鈞,中國新聞史有成舍我、朱傳譽,世界新聞史有常勝君,新聞文學有張佛千,新聞英語有崔寶蔭,心理學有費海璣,理則學有陳鼓應,還有陶百川、端木愷、王雲五等不時來校演講或授課,真是極新聞教育師資的一時之盛,即使現在各校也無以過之。

          ‧成式家教,真田「投資」?

  除了畢生投入新聞教育,為現代中國培養了幾萬名英才之外,在子女和家庭教育方面,舍我先生的「規劃」、「布局」似乎也大有可觀。對這問題他一生從未對人討論過,好像他完全採取自由放任式的任憑子女各自發展,但又誰能否定他是像日本戰國名將「真田」家族一樣暗中採取「分散投資」?

  舍我先生一生有過三次婚姻,生過一男四女五個子女。最早的夫人是楊璠女士,育有長女成之凡和次女成幼殊,後來於民國十八年仳離,第二位夫人是恩愛逾恆相處最久的蕭宗讓女士,育有三女成嘉玲、幼女成露茜和惟一的幼子成思危。這五個成家的兒女,從小都是分散各處自由成長的,但是每一個都是出類拔萃各有成就十分不凡!

  長女成之凡長年旅居法國,是一位詩人和藝術家,曾經在法國選過總統。次女成幼殊則是一位外交官,曾經與夫婿工作於中國駐印度大使館,中國與印度發生邊界衝突時,印度人衝入大使館焚燒國旗,一名館員救旗時被印度人打傷,舍我先生在台北辦「小世界」看外電照片時,發現那女子就是他二女幼殊,於是通知在美的成露茜到大陸去找她姐姐,周恩來並接見露茜,請她轉達對舍我先生歉意。

  蕭夫人的三名子女中,台灣比較不熟悉但曾來過台灣而且非常傑出的是幼子成思危,他並不是民國三十八年就留在大陸沒有出來的,而是到香港後又「回歸祖國」的!

         ‧「革命」青年,少小投「共」!

  北平「世界日報」被中共查封後,舍我先生全家到了香港,發表文章並透過廣播強烈抨擊並駁斥中共的倒行逆施而且表明反對共產主義的堅定立場。

  但是,尚未成年的幼小成思危到香港後突然向他父親提出要返回大陸參加「祖國」的革命建國大業。舍我先生和思危閉門深談一兩個小時,想了解他完整的想法和計劃,以及對必然可見坎坷崎嶇前途他做好了什麼心理準備?全家人都認為,父親一定不會准許他回大陸,而根據香港法律,未成年子女要出門遠行必須取得父母親的正式同意。

  卻不料談話結束開門出來,舍我先生卻表示同意他回大陸去,因為他對自己可能的前途橫逆,一切都有完整的思考和心理準備,既然如此就沒有理由留他下來。

  後來成思危在大陸一路上獨立奮鬥力爭上游,成了一個傑出的科學家和中共幹部,直到「文化大革命」爆發,他突然被捕下獄,說他假報年齡  是反革命的國民黨人成舍我留在大陸的「國特」,一時情況非常嚴峻,幸而他突然想起自己是在北平協和醫院出生,若能找到出生證明就可證明他年齡不假,從香港回來「革命建國」自也不假,後來真的找到他的出生證明資料 就立刻獲得了平反 後來並做到部長級的官員以及成為「政協」副委員長。

  幼女成露茜是高中時就帶著自己教鋼琴賺的一百美元獨自赴美發展,在學術上極有成就,在台灣立報創刊後回到台灣,後來接任「立報」的發行人和社長以至於病亡。

  始終留在台灣父親身邊的是三女成嘉玲,原來是東吳大學的商學院長,在舍我先生九十五歲病逝後,她接下來「世新大學」、「立報」及「小世界」的龐大家產及全部事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