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魏徵先生麻辣網
關於部落格
非劍集
舌橋集
子見集
今世奇緣
二月河與康雍乾
在野狂想曲
  • 645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奇巧偏財憶「小張」!

 奇巧偏財憶「小張」!
                                               
魏徵先生
 
  對民國百年後的「口水新聞」愈來愈沒興趣,甚至厭惡,只殘餘一點「讀報習慣」的此刻,突然在報紙一角看到「目擊歷史,老攝影記者楊永智出書尋根……」不禁精神為之一振,從字裡行間仔細尋覓起如煙的往事和故人來,而不免有點失望的是,怎麼沒見提起新生報的「小張」來?
  姚琢奇、伊夢蘭、郭琴舫、郭惠煜、張廣基、浮雲、陳永魁、趙次淵、朱汝瀛──這些老攝影記者的名字和人都熟得不能再熟,甚至新聞局的朱正明和李培徽都被列入「攝影記者」群中了,也許楊永智還不太資深只是「有心」尋根而已,還無緣認識或記得凡夫俗子的新生報「小張」張岳雲?
  「小張」是新聞界所有朋友同事都順口叫甚至忘其真正姓名的稱呼,連他老婆和兒女都直呼「小張」而成習慣,他是一個在大時代中「存活」下來而且有血有淚有笑生動活潑的小人物,最典型的從師徒相傳中偷學到精湛技藝,乃至於「出色當行」,卻始終保持低調最後卻以中壯之年戛然而止的人。
  應該是民國卅八年的時代潮流,把他從上海帶到台北來,因緣際會寄生在西門町附近的新生報,跟著攝影記者從跑腿小弟到漸成學徒,最後甚至成了正式攝影記者,而且在暗房技術上出類拔萃鮮少有人能比!
  「小張」有不少傳奇事蹟,最早在西門町彈子房打混,有人打撞球,替「大人」買香煙賺點零用錢,天天看人打球又加上天性聰慧,慢慢的成了此道高手,有時「大人」的球咖沒來,有人找他「塞咖」,先從讓他七個「不拉克」開始─那時打撞球是要賭錢的─最後「小張」總是能贏個一兩點,不行啦,讓七個太多,讓六個「不拉克」吧,他還是贏個一兩點,老是贏錢,慢慢的不讓了,平手打,他還是小贏,最後正式成了個「咖」,甚至被看作是扮豬吃老虎的「郎中」了。
  暗房技術他也是這樣學來的,低調、虛心、天性慧黠,認真的學,甚至可以算是偷學,學得比師傅還要精到,在每年寒暑假隨團出去採訪救國團的假期育樂活動時,他隨身帶暗房器材晚上在浴室沖放照片,各報記者都擠到他的暗房來一起工作,所以他的作品永遠是最好的!
  作為一個攝影記者,「小張」反應靈敏、腦筋好、動作快之外,運氣也是出奇的好,所以常常搶到別人沒有的獨家照片,北門天橋倒塌壓到車輛和行人正在搶救的時刻,他剛好騎著舊蘭美達摩托車趕到,把車倒在路邊就搶新聞鏡頭,等別報記者趕到時,現場已經沒什麼鏡頭可拍了,他又是「獨家」。新生大樓起火時,他當然是近水樓台搶先拍,可是當樓上的逃生者被火烤得受不了跳樓時,「小張」竟然能夠獨家搶到人在空中的鏡頭,可真不容易吧?
  最精采的是有一年省運會、在一項徑賽項目中,發生了第一名和第二名的爭議,前兩名衝線的時間只在毫厘之差,以致於裁判誤判名次,爭議的結果怎麼斷定呢?最後一致決議以新生報攝影記者張岳雲的衝線照片為準!酷!
  小張工作之餘最傳奇的是他有奇佳的「偏財運」,無論在哪裡只要有摸彩他總摸到大獎,最特別的是每年記者節大會,在摸獎的時候,他總是剛剛到場就摸到大獎,而一般人卻是從頭等到結束也只領到一個安慰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