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魏徵先生麻辣網
關於部落格
非劍集
舌橋集
子見集
今世奇緣
二月河與康雍乾
在野狂想曲
  • 66445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美食】「霸道牛肉麵」小記

‹美食›

「霸道牛肉麵」小記

老陳又到大陸雲遊去了。去那裡?不知道!去多久?不知道!會不會再回來?應該吧!他沒說。他的徒弟們,在這一帶賣「老陳牛肉麵」、「小陳牛肉麵」、「正宗老陳牛肉麵」的很多,也不知他在那裡還收了徒弟、開了店。也許說不定他還在大陸開了「台灣老陳牛肉麵」呢!
賣牛肉麵的到處都有,有中國人處就有牛肉麵,名稱不同,滋味各異。中國牛肉麵中「南京牛肉麵」最有名,可是在南京卻到處看到「蘭州牛肉麵」的招牌,就像在揚州看到「廣州炒麵」,在廣州卻看到「揚州炒麵」一樣,台灣牛肉麵的代表作已經定位於桃源街牛肉麵,很多出國已經很的人,回到台北,忍不住要到桃源街吃一碗解解饞。可是,湖南老鄉「老陳牛肉麵」徒子徒孫如果多了,這生態可能就會改變。
剛開始知道老陳,是從育達商職的寧安街,過南京東路到對面巷子裡找飯吃,那一帶大小餐廳非常多,有裝潢華美、冷氣開放的,也有非常簡單的快餐店或路邊攤。每天中午,即使是揮汗如雨的豔陽天,有一個牛肉麵攤,也總是客滿為患,甚至大家乖乖排隊,那是「老陳牛肉麵」。
湖南腔、嗓門大、高頭大馬,永遠沒得商量的命令式語句,明察秋毫、忙而不亂,老客人都知道「很守規矩」,初來乍到的新客人準會莫名其妙挨他的「沖」!
「老闆!我要碗『小牛』,不要辣,還要……
「等一下!還沒輪到你!你坐下,不要講話!」老陳軍人出身,始終不脫指揮官的架勢;「那邊!穿紅襯衫的小姐,該你了,你說,是不是要『小牛』?要不要炸排骨?」
他的牛肉麵,硬是不一樣,味道不一樣,做法不一樣,連牛肉的切法都不一樣,吃來自然口感不同,炸排骨是另外一絕,排骨肉搥得薄透,醃得入味,油鍋裡一爆一翻幾秒鐘就出來,香酥有勁非常可口。主要就是這兩樣,牛肉麵和炸排骨,就使南京東路四段一帶上班族大熱天揮汗排隊了。
有的人吃完了麵,還要打包一些帶回去。
「你的鍋子呢?拿鍋子來,我就給你帶!」
「我沒有鍋子,用塑膠袋不就行了嗎?人家都……
「不行!我說不行就不行!沒有鍋子就不要帶!」老陳好霸氣的說:「塑膠袋裝麵,帶回去不好吃,人家還以為我麵不好,砸了我老陳的招牌!」
老陳的牛肉麵店人多、生意好,必須有人作他幫手,徒弟會做了,他就回大陸探親雲遊去了,牛肉麵由徒弟接著賣,還擴大店面。
等他到大陸暢遊回來,玩夠了,就又在附近不遠幾條街處,再找個地方頂下來,再開個牛肉麵店,還是叫「老陳牛肉麵」,舊雨新知依然聞風而至,照樣生意興隆。
老陳不但牛肉麵做得好,對國家大事、社會小事,始終事事關心,忙碌之中,偶而與客人對話數語,往往語出驚人,令人擊節讚嘆,把他視為鬧市大隱。
一九九五年閏八月,我以「髯饕」為筆名,隨筆作「霸道牛肉麵小記」,用一張餐巾紙寫給他,他裝框裱好掛在店裡,還被某大周刊雜誌採訪報導過:
霸道牛肉麵記
髯饕行遍台北大街小巷,吃遍東南西北美食,認味不認店,看樹不看林,敢誇有半舌功力,浪得有一介虛名!
偶見有「老陳牛肉麵」者,試之果然手段不凡。只見其羅列巨碗,調和鼎鼐,目送飛鴻,手拂五弦,指揮若定,條理井然,時露機鋒於言語談笑間。竊思此非古之種樹,賣柑者流亞乎?因撰「霸道牛肉麵記」以贈。
贊曰:
東西地道 價錢公道
老闆霸道 吃客稱道
髯饕於一九九五年潤八月
(全文刊載於民國八十八年九月二十日中華日報16版『中華副刊』)
近日常去吃﹝正宗老陳牛肉麵﹞偶然想起小記,尋出舊作鋪上麻辣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