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徵先生麻辣網

關於部落格
非劍集
舌橋集
子見集
今世奇緣
二月河與康雍乾
在野狂想曲
  • 63247

    累積人氣

  • 2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贛榆盧家血?

【血液傳奇】

贛榆盧家血?

魏徵先生
 
  民國五十一年因家父調職彰化,我從省立基隆中學高二,轉學到山東流亡學生為主的省立員林實驗中學,住宿在軍營式的大通舖學生宿,這才第一次發現了盧家的可能的血液的奧祕,但這奧祕卻始終無緣得知答案!
  員林天熱,大通舖上小伙子們每晚睡覺都只穿一條短褲子,在那裡我發現了一幕難得一見的奇景,每一個人──後來才知除了我以外──都是夜裡輾轉難眠,白天則是每個人滿身塗滿紅一塊紫一塊的紅藥水、紫藥水。
  為什麼?因為大通舖的木板床縫裡,有大量的臭蟲和蝨子跳蚤,夜裡紛紛出來咬人吸血獵食,咬了就癢,癢了就抓,抓了就破,破了就只好擦紅藥水紫藥水。
  每學期開學前,學校就會把這些大通舖式的營房宿舍從外面嚴密的封起來封密到密不透氣,然後在房內用鉛桶裝滿硫磺點火悶燒,燒到滿屋濃烟長達一二十個小時,木板縫裡所有的跳蚤臭蟲都燻死了,甚至變成無菌無生物狀態,然後打開通風讓學生入住。小伙子們穿著短褲一夜睡到大天光秋毫無犯幸福極了,當然女生宿舍也一樣!
  可是幸福的日子總過不久,木板縫裡殘存的臭蟲跳蚤又跑出來咬人吸血、大量繁殖,造成所有小伙子滿身紅藥水紫藥水了,大家苦不堪言,但又不可能經常燻硫磺,只好咬牙苦撐等下學期再說了。
  後來終於有人發現,盧××你真奇怪怎麼全身沒有紅藥水紫藥水呢?難道臭蟲跳蚤不咬你嗎?還是你身上擦了什麼防蟲的藥,為什麼一人獨享,不給大家公開出來?
  我也不知什麼道理,臭蟲跳蚤就是不會咬我?後來回家請問媽媽才知道這好像是血液方面有某種遺傳基因。
  媽媽說,我的祖父盧芳廷是當年我家遠洋漁船「飛艇號」的船主,每年大約兩趟隨船下「南洋」到廣東福建外海捕魚。船上的環境狹隘擁擠,生活條件不佳,船員水手的衣服棉襖棉被裡全是臭蟲虱子跳蚤,想必也是渾身紅紫藥水的。
  可是說也奇怪,「船主」怎麼好像秋毫無犯,每天呼呼大睡香得很,船員水手們自然嘆息:「人家船主就是好命好福氣,就連臭蟲虱子跳蚤都還勢利的選人咬不咬船主」!
  那時候醫學不發達,有誰會去作血液檢驗,分析血液裡有什麼特殊基因?即便是現在醫學昌明方便,但是醫師看病都來不及,誰會在乎少數人的無痛呻吟血液問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